六点七一

他们俩要是能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魏白】嘿,我们怎么还没网恋奔现呢?

是宝藏

棂云有梦_SuKy:

*现实向,请勿上升真人


*又被吞,一半图片一半文字,请信号不好的姑娘们点开之后多等一会儿,图片需要加载的时间QAQ


*纯文字版请点我跳转


*推荐BGM:《附录情歌(Cover 牧野由依)-王梓钰》(点链接跳转)


 


 








擦干身上的水珠,白敬亭才堪堪把睡衣披上便一边扣扣子一边往床边走,拿起手机的那一刻才发现电话那头的家伙早就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却还是顽固地捧着手机在等他。


 


头发倒是吹干了,还挺听话。白敬亭没敢出声,手指还没来得及按下红色的挂断键,魏大勋却像是察觉了什么似的猛然睁开了眼,对他大喊:“不许挂!”


 


这人什么时候开始那么浅眠了?白敬亭悻悻地收回手,一边把手机利用床头和枕头的夹角支好一边盘腿坐在床上:“没挂没挂,我就只是想把手机移个位置……”


 


“如果我刚才晚了那么一秒,这结局就该不同了。就你那点小伎俩,也想骗哥哥?”魏大勋得意地哼哼,嘴上还不忘说教他,“洗完澡出来也不扣扣子,露个小锁骨给谁看呢?想感冒啊?”


 


你刚刚还不愿意去吹头发,现在反倒说起我来了?


 


白敬亭可不高兴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地把领口往下扯,还没忘赠送一个白眼:“给你看给你看。你咋跟我妈一样呢,我这不是从下往上扣扣子还没来得及扣完嘛。”


 


魏大勋“呸”了一声:“我现在不稀罕看。等你回来了,我一次性看个够。”


 


这招果然有用,白敬亭马上拢好衣服骂了他一声“变态”,然后在魏大勋暧昧的笑容里不受控地羞赧了起来。他一下子便把视频通话切成了语音模式,用抓紧时间打游戏的借口掩饰自己的紧张,魏大勋也没有再继续逗他,而是正儿八经地应了声好。


 


久违的双排在他的心猿意马之下终于开始了。


 


说是打游戏,实际上他们在游戏的过程里聊的还是日常的话题。魏大勋打游戏的时候不开游戏音只开麦,美其名曰这样听人说话比较清楚,白敬亭某次也效仿了他,然后这个习惯便沿袭得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他能很清晰地听到魏大勋轻笑时空气流经喉管的抽息:“白,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咱刚开始谈恋爱的那会儿?”


 


刚开始谈恋爱那会儿?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们确定关系还没过多久吧?


 


“哪里像了,那会儿你拍戏我也拍戏,我们都好久没一起玩游戏了。”


 


“不是不是,我是说我们才刚刚熟起来没多久的时候……”魏大勋这么说着,突然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按技能,“每天晚上我都问你玩不玩游戏,你说玩我就拒绝别人的邀请只等你。然后你洗完澡急忙忙地就找我来了,我问你头发都擦干了吗你还骗我说擦干了。”


 


回忆起那段没捅破窗户纸之前又甜蜜又苦闷的时光,白敬亭没忍住笑了:“那时候咱还是好朋友呢,怎么就谈恋爱了?我才不会为了一个游戏连头发都不擦就坐下来开始玩儿呢,还骗你,你当我傻呀?”


 


“你只想和我一起玩儿,我只想和你一起玩儿,这不是恋爱是什么?你给哥好好讲讲?”魏大勋的语气得意极了,“你是不会为了游戏不擦头发,但你会为了我不擦头发呀。你不知道吧,你在家和我打游戏的那几回,伯母在背后一直喊你擦干了头发再玩手机,我都听见了。”


 


这坏家伙,装糊涂装了那么久,敢情这些他都门儿清呢?白敬亭沉默着给自己的英雄放了一个大招,暂时安全之后,才接魏大勋的话:“那你还不是为了我拒绝了好多人?得意啥啊得意,咱俩都半斤八两,谁也别嫌弃谁。”


 


这话魏大勋可爱听了,还欢天喜地地“哎”了一声,全然不觉得自己被这么形容有什么不好:“所以你这辈子就只能跟哥绑在一块儿了。要是哥知道你跟别人跑了,哥就把你微信微博全拉黑再也不理你信不信?”


 


魏大勋这辈子很少能遇到走到心坎里的人,加之早年肥胖的体型产生的自卑,安全感极少,能鼓起勇气这么要求一个人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已经是极限。白敬亭明白这个理,所以就算这话他已经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却还是耐着性子不知第多少遍地回答他:


 


“我的媳妇儿的位置都留给你了,能跑到哪儿去?倒是你,如果被我发现你多看别人一眼,甭说微博微信拉黑了,以后的节目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懂不?”


 


他的“傻媳妇儿”全然没觉出这句话有啥不对来,还在电话那头乐呵呵地笑,一边答他“懂了懂了”一边欢快地哼起了歌,活像只得了宠的大型犬。


 


 


白四爷说只玩一局就玩一局,这把结束之后他便不管不顾地关掉了所有的后台软件,只留下和魏大勋的微信通话。魏大勋显然也累了,这回没再和他撒娇打滚卖萌地说再来一局,而是切回了视频的模式,倒在床上看着手机那头的白敬亭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敬亭已经把睡衣的扣子扣到了安全的位置,可他的身形单薄,一个侧躺瘦削的肩头便从宽大的衣领里滑落半截。魏大勋凝视着他脖颈上的那小颗痣,眼神扫过下方那对精巧得能盛水的锁骨,却没有什么绮丽的心思:“我怎么觉得你又瘦了呢?等你回来我天天带你吃好吃的去。”


 


白敬亭也累了,小半张脸压在枕头上方,漂亮的眼睛半合半闭,像一只倦极的猫。他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一个“嗯”的单音,尾音慵慵懒懒,听得魏大勋想把手伸过屏幕那边抚摸他的脑袋:“我要吃火锅,不要香菇,全是肉的那种。”


 


全是肉你还不给吃吐了?魏大勋在心里回答他,却不忍打破他的幻想,只能轻声应了声好。


 


屏幕里的人发梢柔软,眉目清秀,是他看了多少遍都看不够的宝贝疙瘩。魏大勋的心一下子就化成了一滩水,柔情蜜意在胸腔浮动,恨不得把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都献给他:“敬亭,咱啥时候才能网恋奔现呢?”


 


这交往了和没交往都得靠网络一线牵来维持基本的联系,看得到吃不着,不是网恋是什么?白敬亭被他这及其精准的形容词给逗乐了,一边笑一边努力把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儿:“快了,我就快回去了。”


 


魏大勋没有再回答些什么,只是也跟着闭上了眼。


 


窗外的大雨还在肆虐,噼里啪啦的雨声是连空调机也无法掩盖的摇篮曲。被他卷起来抱在胸前的被褥染上了他温热的鼻息,竟也有几分白敬亭枕在他怀里的错觉。于是他看着手机屏里的白敬亭阖上眼安然的睡颜,还是没舍得把电话挂掉,任由自己在静谧之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早上,魏大勋不是被闹钟的铃声闹醒的,而是被冻醒的。


 


怀里抱着的还是冷冰冰没有温度的被子,滑落在枕头边的手机也早已因为没电而关机了。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把他冻醒的空调的运作声,哪里都没有白敬亭的身影,他没由来地开始心慌了起来。


 


充电,开机,拨通电话,这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得亏他这几星期良好的生物钟加持,就算没有闹钟今儿他也醒得早,恰好就卡在平时他会起床的点儿附近,所以他拨打白敬亭的电话时没有一丝顾虑。


 


铃声才响了没几下就被对方接了起来,白敬亭浅眠,手机震动都能把他吵醒。现在他正在电话那头有气无力地“喂”了一声,没有丝毫的起床气,声音绵绵软软,让魏大勋马上联想到那一团团在窝里扎堆的小白兔来。


 


于是他对小白兔道了个早安:“小白,早上好,该起床了。”


 


小白兔沉默了好几秒,可能是在努力分辨他的声音,也可能是在和自己懵懂的意识做斗争,过了好久才不情不愿地回答他:“你干嘛呀……这才几点……我今儿没戏……”


 


这是在埋怨他大早上打电话过去呢。魏大勋想象着白敬亭抱着枕头坐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没戏也可以早起啊,赖床不好。”


 


他一边回答白敬亭一边走到窗前,把窗帘掀开了一个小角。昨夜电闪雷鸣的气势汹汹已然变成了烟雨的情意绵绵,从上往下看整个上海都笼罩在薄雾编织的轻纱之中,远处的景色看得不太真切,却为这份极具商业化的城市徒增了一份宛如江南水乡的柔情。


 


这景象是爽朗豪迈的东北所没有的,他一下子就看得入了迷,下意识地就想和电话那头的人分享。


 


“小白,我这儿又下雨了。”


 


他这么想,便这么做了,只可惜现在他是直接给白敬亭打的电话,如果他们连着视频,魏大勋一定要给白敬亭看看眼前的这副美景不可。然后他听到白敬亭带着鼻音的“嗯”的单音,紧接着是窗帘被拉开的哗啦啦的声响,白敬亭也把他那边的窗帘拉开了。


 


刚才还有些朦朦胧胧,这会儿从电话那头传来的雨声便变得清晰了起来:“我这儿也下雨了……还挺大。”


 


雨声拍打玻璃的声响有力且急促,魏大勋已经能想象那座温柔的杭州城被大雨包围的样子。这雨下得那么大,怕是连花园里的植株都要被它拍落那么好几片叶子吧,如果这雨滴打在白敬亭身上,会不会把白敬亭给拍伤了呢?


 


想到白敬亭精致的五官和纤细的手腕脚踝,魏大勋在心里止不住地摇头,更加坚定了等白敬亭回来就把他养胖些的决心。他时常有这方面的忧虑,好像那个和他同样身高的183大男孩是精雕细琢的工艺品,稍不注意就给磕了碰了。


 


明明生在车水马龙的北京,却清澈得如同江南温婉的溪水。他知道白敬亭远比他想象中要坚韧,却还是忍不住想要保护他。


 


就像白敬亭每次对他的默默守护那样,他也想为白敬亭撑起一片晴朗的天空。


 


越是这么想,他就越发想念起白敬亭来。简单的通话已经不能满足他,魏大勋凝视着眼前水雾朦胧的街景,终究还是没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敬亭,我想跟你一起看雨。”


 


魏大勋执拗地重复着昨天下戏之后给白敬亭发的那条信息,像一个讨要糖果的孩子,让白敬亭一下子就笑开了。


 


“你听过一句歌词吗?‘东京下雨,淋湿巴黎’,李宇春唱的。”


 


这首歌火遍大江南北,他当然听过了。魏大勋点点头,完全没察觉电话对面的人是看不到他的动作的。


 


“我们现在没有时差,你不在东京,我也不在巴黎,我只要两个小时就能回到你身边。”


 


魏大勋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悟到了白敬亭接下来想说些什么,还没等他开口,眼眶就已经像眼前的落地窗一样被朦胧的水雾给洇湿了。


 


“所以我现在看的,肯定和你那边是同一场雨。大勋,我在陪你看雨呢。”


 


 


<Fin.>



评论

热度(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