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点七一

他们俩要是能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山花】花花扭蛋

花秦:

*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


万恶之源是那台某日迷之出现在地下车库的扭蛋机。


要怪就怪它虚假营销做的太成功,顶部一行字“你最喜欢的人”太显眼,没有标签和介绍且不透明的扭蛋们太可疑,才会一眼成功唬住了明侦毕业高级玩家的白敬亭同学,忍不住上前暴力搜证一波。


第一个扭蛋真的是送的。


白敬亭发誓他一分钱没投,就按了一下确认键,一阵塑料和钢铁碰撞的乒铃乓啷声,白敬亭得到了一个白色的扭蛋。


啪嗒。


下一秒他面无表情地把扭蛋合上了。


他刚才好像看到了曾有过合作、纯商业往来、感情一般般的某青年男演员的脸。


白敬亭闭眼思索三秒钟,确认扭蛋里的这个小人他的确认识。


“张志刚先生?”


梳着背头穿着长衫巴掌大的张志刚缓缓将目光集中到白敬亭脸上,神色还算冷静。


“我这是,又穿越了吗?”


“您这个又字用的妙啊。”


“或许……您之前见过孙祺龙吗?”


白敬亭心想幸亏开出来的是张志刚不是孙祺龙,你要是孙祺龙我现在就把你扔到十万八千里外并怒斥“魏大勋你搞毛啊”了。


还没被开出来的龙宝宝:???


为什么要强调第一个扭蛋是送的,因为第二个扭蛋它开始收费了。


反正最后白敬亭差不多花光了未来六个月买鞋的钱,搬空了这座扭蛋机。


白敬亭理所当然地错过了那行关键性证据,废话他当然要错过,不然难道要承认自己喜欢的人都长着魏大勋的脸吗。


 


虽然扭蛋没有锁,但白敬亭依旧拆得很开心。


三分钟后,白敬亭有幸见到了2018年中央戏精学院汇报演出。


唐一修在教张志刚玩枪,魏管家在给勋白雪梳头,勋外卖追着魏有钱问你是不是真的亏了一个亿,魏民谣抱着把破吉他,望着白敬亭深情款款地唱“我在塑料壳子的里边,想着你。”


最后一个被开出来的龙宝宝:哥,塑料壳子也太不浪漫了吧。


魏民谣顿了顿,想想也是,于是下一秒改成了“我在魏大勋的心里边~想着你~”


白敬亭恼羞成怒,都给我过来站好!


白雪公主默默举手,“可是人家的头发还没有梳好。”


白敬亭看了一眼在场唯一的姑娘,叹了口气。


“不急,你慢慢来。”


 


结论是现有的科技并不能将魏大勋出演过的所有角色变成12厘米高的真人手办,白敬亭检查过他们所有人,甚至在白雪公主堪比女妖之嚎的尖叫中掀了他的裙子,事情经过仍是一团迷雾。


正好下午有空,不如去问问魏大勋本人吧。


工作人员老远看见一踩着七彩战靴的竹竿飘过来,热情地打了声招呼。


“小白又来探大勋的班啊。”


“同组怎么能叫探班。”


工作人员莫名被糊一脸狗粮,可把你厉害死了。


魏大勋上条刚过,一个人呆在角落里咬着冰美式的吸管望着不远处的绿化带眼神空空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有点蔫,有点可怜,有点不像他。


“看什么呢你。”


魏大勋抿起嘴角笑了笑,“没什么。”


白敬亭微微眯眼,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魏大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请问我脸上是有脏东西吗?”


白敬亭说没有,都是帅气。


魏大勋笑得更好看也更客气了,“谢谢敬亭。”


白敬亭刚准备发作被一声敬亭闹了个大红脸,好气噢这也能给你撩上。


 


白敬亭后来没有把关于扭蛋的事问出口,因为魏大勋一直在躲他,明明能一遍过的戏非缠着导演说再来一遍刚才没演好,缠到后来导演都心疼了,跟哄儿子似的摸摸魏大勋的脑袋说勋勋自信点你演的已经很好了。


虚无地回到了酒店,白敬亭四仰八叉往床上一躺,身下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呀疼疼疼疼!!!”


“你能不能用男人的声音再喊一遍。”


“啊,疼。”


白敬亭百思不得其解,扭蛋的出现和魏大勋的突然疏离有关系吗。


孙祺龙看不下去,忍不住假装心理医生给他分析了一波。


“你看,喜欢你的都来找你了,剩下的恐怕都是不喜欢你的,都留在现在那个魏大勋身体里了。”


“合着他只有三厘米喜欢我,剩下一米八都讨厌我啊。”


赵信执看着白敬亭突然悲伤的背影摇了摇头,“孙祺龙你这个狗头医生。”


“呵,你正牌那你上啊,连拉郎都没有的弱者。”


赵信执:(⊙ˍ⊙)


 


来自魏大勋的致命温度差使白敬亭度过了相当狂躁的一星期,以至于当万众期待的天台打架戏开机的时候,他那根紧绷的神经瞬间被点燃了。


魏大勋你个牲口!居然敢不理我!


魏大勋一开始还在防守,打着打着渐渐打出了火气,毕竟东北爷们根本不能忍受被人按着艹,当他左手揪着白敬亭的衣领,右手拳头即将落在他脸上的时候,短暂的生物电流消失后,他确定他的心刚才忽然动了一下。


魏大勋回过神来,发现白敬亭正被他按在天台的水泥地上,衣衫不整呼吸急促,眼角有点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白你没事吧?”


白敬亭看见熟悉的眼神一下子回不过神,缓缓才握上他伸过来的手,被他一下子拉到怀里,抱得贼拉紧。


白敬亭刚才分明看见有个小人在他即将被打的时候义无反顾地从他口袋里冲了出去,落在魏大勋的肩膀上,连声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就消融进了他的身体里。


他记得那个扭蛋是二十四小时里说要和他彼此守护到最后的那个魏大勋。


白敬亭竟然有点生眼前这个赔着笑疯狂摇尾巴的金毛的气,混账把我的大勋还给我。


 


所以如果想要魏大勋变回来,就得让扭蛋们都回去。


可是扭蛋们都不愿意回去,问理由全体缄默。


只有魏花匠一笑而过。


白敬亭怒拍桌,“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孙祺龙说的不对,没来的不是不喜欢你,而是怂得不敢来找你。”


说完魏花匠就带着他的迷之魏笑走了,留白敬亭一个人坐在屋里,满脑子都是那些扭蛋平时粘着他的样子。


还有那个不粘着他,但会喊他敬亭的魏大勋。


好像,怎样都很好啊。


 


第二天早上白敬亭是被奇怪的讨论声吵醒的。


睁眼的瞬间饶是胆大如他也被吓了一跳,一群小人围着上锁的房门争这个密室由谁来开。


枕头边有个没参与战斗的,看见他醒来贴心地递上了近视眼镜。


“你好,我是那个‘找到了我的真爱魏大’……”


“白白你闭嘴。”


白敬亭突然意识到绝对不能放这群人去找魏大勋,初原乔燃白老师这几个还好,喝了假酒的白小西和魏民谣隐形歌迷白读书指不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正在他忙着收罗满地的小白的时候,房门忽然开了。如假包换的完全体魏大勋一阵风似的冲进来一把抱住了白敬亭,声泪俱下地忏悔我昨天不是故意对你动手的我可能是疯了我明明那么喜欢你。


等等,这个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白敬亭打了个冷颤,余光扫了一圈来自四面八方黑云压城的死亡凝视。


白敬亭:不是,你们听我解释ヽ(✿゚▽゚)ノ。


 

评论

热度(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