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点七一

他们俩要是能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魏白】情迷唐人街

chaumet:

*CP:魏侦探 x 白厨神


*角色衍生,OOC,请勿上升


*最近忙的没时间写文,昨天收拾文档的时候翻出来这么个玩意儿。改了改就扔上来,给大家图一乐。顺便就当庆祝我们唐警官即将正式上线好了。


*你别看题目不太正经,其实内容更不正经(。








FBI WARNING:我饿了,你下面给我吃吧。






白厨神即便算不上这唐人街之光,起码也是个名副其实的唐人街街草。




毕竟他的面馆几乎承包了这条街上近半的观光收入。不管刮风下雨还是晴空万里,乌泱泱的小姑娘总能把他不大的门店挤得满满当当。你说这面条究竟有多好吃,怕是没人能说出个一二三,但你要问白厨神有多好看,两眼放光的女游客分分钟夸出八百字的真情实感小作文。那文采,教语文的体育老师看完都想爆灯。




喝了口面汤的姑娘摇着头叹气,真是可惜,当年作文考试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对着帅哥的照片看图说话这一项呢。




白厨神开始的时候也不太适应,你说他一个凭手艺闯天下的厨子,怎么就沦落到靠脸吃饭的地步了呢。但时间一久,他也就习惯了,跟来店里吃饭的姑娘们有求必应,拍照pose都解锁了十好几个。没办法,顾客就是上帝。上帝点了三碗面,还想挽着你的胳膊跟你合张影,这有问题吗?当然没问题。




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弧度,搭在腰间肩头的绅士手,轻轻扬起的侧脸线条,剪刀手再比个心,简直完美。




只有在街对面目睹了全部过程的大果王和买了两颗菠萝笑而不语的陈街花知道,这其实都是假把式。


有些人看似表面稳如老狗,实则内心慌得一批。




你问他俩怎么就知道呢?好吧,其实还有隔了七家店正在屋里煎茶抓药的何中医也知道。毕竟,这三个人可是当初把白厨神留在这条街上的万恶之源。谁能想到,现如今游人如织灯红酒绿的唐人街曾经也有过一阵门可罗雀的惨淡光景呢。而从小在这条街上长大的三人,为了拯救唐人街的营业危机,决定出道成为偶像。




啊不是,对不起串台了。但是整体来说是这么个意思,只是三个人很快发现,出道他们虽然是没问题,但就是好像还差个“偶像”。也就在这时,老眼不昏花头脑还贼灵光的何中医于茫茫人海中一下看见了盘亮条顺的白厨神。




小伙子,你很不错,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发家致富怎么样。




就像你永远不会知道看似娇弱的马杀鸡店老板娘,右手漂亮的缎带下掩盖着怎样的伤痕一样,熙熙攘攘的唐人街上,其实也有见不得光的生意。仙风道骨的何中医远没有看上去那么不食人间烟火,他手里握着的,除了那串佛珠外,还有整个黑市的命脉。插科打诨没个正行的大果王,每天卖出去的也不止论斤论两的水果,还有按克收费的药粉以及用人命标价的情报。




而这些,白厨神都知道。


但他一个人四处漂泊久了,黑的白的见得多了也见得惯了。至少这些人待自己是真不错,他也犯不着上赶子除暴安良替天行道。而且话说回来,要是没有这三个人,恐怕也没有眼下这条繁华的唐人街了。他自幼习武,心里只有一个信念,这双手如果沾的血多了,那面可就不好和了。




天色渐暗,店里的客人也少了许多。白厨神收拾了点残羹剩饭往后街走去,准备喂猫。两只狸花一只三花,它们可比白厨神在这里生活的要久得多。白厨神刚把搪瓷碗放在地上,三只猫咪就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接连蹿了出来,围在白厨神脚边喵喵叫个不停。


“行啦行啦,这就给你们拿吃的。别急啊,都有份。”


白厨神蹲在地上,看着吃得正香的猫咪,用手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你说,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我也不知道你们叫什么。这样,我给你们起个名吧,也不枉你们白吃了我这么多顿饭。嗯……我看就叫:挂面、扯面、刀削面,怎么样?你们要是不说话,我就当你们同意了啊。”




后街上安静的只有猫咪进食的声音。


白厨神看着埋头苦吃的三只猫,心情也跟着轻快了起来。然后,他就听到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渐浓的夜色中,从街口外慌慌张张地跑来一个人。一边跑,一边还在拼命拽掉罩在身上的衣物。白厨神出来喂猫的时候没戴眼镜,后街上的路灯时好时坏,他眯着眼睛也只勉强看出来了个身形。一头金色的卷发,搭配着一袭水蓝色的长裙,高鞋跟踩在粗糙的水泥路面上发出嗒嗒的声响。


这是什么节奏?王子的舞会提前结束,灰姑娘落荒而逃了?从小没少看童话故事的白厨神等对方跑近了,才在心里稳稳盖了个章。




妥了,是辛德瑞拉本拉。




接着,巷口处就涌出了几个在黑夜里一身黑西装加墨镜也不知道是要黑给谁看的马仔。白厨神几乎是瞬间理清了其中关系,不仅是小时候读过的童话故事,就连青少年时期看过的三流恶俗偶像剧也在开始在他的脑袋里滚动播放了起来。苍了天了,他练了这么多年的八极拳如今终于要有用武之地了吗。


白厨神扫了扫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然后配合着自己假想的BGM慢慢站了起来。他伸手拦住跑过身边的人,连台词都给自己准备好了:呵,姑娘莫慌,宵小之辈何足为惧。




性感厨神,在线救美。




可他气沉丹田刚起好范儿,对方却突然抓住他的手腕猛地把他按在了身后的砖墙上。白厨神还没反应过来,就只见浓妆艳抹的姑娘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借着三厘米的鞋跟带来的身高差,低头堵住了他正要张开的嘴。




一时间,天雷勾地火,火花带闪电。


然后就是唇枪舌剑,你来我往,难分难解,情不自禁。匆忙跑过的黑西装小弟正要上前盘问,就被世面见很多的带头大哥提溜着衣领拖走了。


干啊,我们大晚上的戴墨镜都躲不过,防不胜防啊。



但跟女孩子合影都会半身僵硬的白厨神哪里经历过这阵势。在对方的舌尖撬开他的牙关扫过他的上颚的时候,他就已经浑身发软了。也就是多亏了身后的一面墙和卡在腰间的手臂,才没被看出什么破绽。




等那三五个黑衣人彻底走远了,对方才放开被亲得七荤八素的白厨神。白厨神反手撑着身后的砖墙,连该如何呼吸都快忘了。头顶光环身背翅膀的扑棱蛾子握着金色的弓箭,在皆大欢喜的音乐声中壮烈牺牲。白厨神心跳如鼓,耳鸣阵阵,甚至觉得下一秒彗星就该撞向地球,破茧而出的火种噼里啪啦地引燃丛丛干柴。




一个吻能起死回生,一个吻能颠倒众生。




恍惚中,白厨神听到有人在街口喊了个名字,却又似乎是因为刻意压低了嗓音而听不太清。他回神看向面前整理衣领的姑娘,还没组织好语言,对方就抬头冲他甜甜一笑,接着上前一步捏住他的下巴,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侧脸,彻底蹭干净了嘴上的口红。


然后提起裙摆拔腿就跑。灰姑娘这次没有落下水晶鞋,只留下一个梨涡的残影。




还剩最后一口气的爱神吹响了冲锋的号角,白厨神的认真系统终于全线崩盘。




撑着下巴的陈街花悠悠地叹了口气,大果王咽下嘴里的苹果,转头看向神情严肃的何中医,开口问道:“何老板,你看这还有救么?”


话说当晚,白厨神一路脚踩棉花似的飘回自己的面馆,迎面就遇上了出来倒垃圾的大果王。饶是平日里见人说人话见鬼言鬼语的大果王,看见白厨神脸上嘴上风骚的红唇印也打了个哆嗦,除了一句表达语气的“嚯”,半天没接上下茬。




大果王百思不得其解,这是让什么玩意亲了一口啊?是聂小倩家访还是伽椰子爬窗,怎么就还印堂发粉红,三魂丢了七魄半呢。他看着已然无心开店,每天放空自我的白厨神,琢么着这是要出事儿啊。


然后,唐人街上就出了命案。




其实这本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何中医授意下一次“扫除行动”,都是些死有余辜罪有应得的主。但好巧不巧,就在动手那天,原本应该按时离境的名侦探却突然跑到热闹的唐人街走马观花,距案发现场不过十几米远。


湖南口音*的华人侦探,带着东北口音的国际刑/警,来势汹汹。大果王打着哈欠,环顾了一圈无精打采的“嫌疑人们”,心说这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本来心照不宣的几个人都笃定这案子查不出来什么。毕竟这么多年走过来,这些个人精什么场面没见过。况且,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状况,但唐人街上鱼龙混杂,警方找不到更多线索后,也就不了了之。太阳还是照常升起,饭要吃,店要开。几十年来,这条街不管萧条热闹,有些东西却从来没有变过。人命嘛,随他去吧。但是这次谁都没想到,这两位不远万里而来的侦探却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执着和热情。




两个人动静结合,察起案来一丝不苟细致入微。具体表现为,撒侦探忙得如同的脱缰的柯基,前前后后跑了几个来回,不出两日便能和唐人街上十岁到七十岁的女性谈笑风生。就连向来能把活人说死死人说活的大果王,都不得不甘拜下风。




芳心纵火,名不虚传。




而另一位,穿的仿佛是上帝把打翻的调色盘全洒他一个人身上的魏侦探,则每天准时准点地到白厨神的店里,点一碗面然后从开门吃到打烊。其他啥也不干,就盯着白厨神看。嘴角含笑,眼波含情,几天下来弄得街边卖花的阿婆都看不下去了:“小伙子,你这样是追不到人的。”




虽然唐人街上出了命案,游客比往常少了一些,但白厨神的面馆依旧门庭若市热闹的不行。只是现在来吃面的女孩子们看着微微笑的魏侦探,都以为是这是白厨神给店里新找的伙计,就是那种专门负责合影的人形立牌。




白厨神看着冲他笑出甜度四个加号的魏侦探,手上磨刀的劲儿不自觉地又重了些。他好歹是个练家子,不说以一敌百,起码放倒眼前这个傻白甜还是不在话下的。国际刑/警?有能耐过两招。白厨神拎着菜刀从后厨大步流星地走出来,“哐”的一声把菜刀磕在魏侦探面前的那张木桌上。看热闹的围观群众顿时做鸟兽散,坐在自家水果摊前的大果王含了两粒龙眼,看着对面的白厨神和魏侦探,摇头晃脑地哼唱起来:“你我好像划拳般恋爱,每次都是猜~”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省话费。但我看你俩是准备来个包年套餐是吧。




日头西斜的时候,何中医到大果王这儿买山竹。他看着瘫坐在竹椅上的大果王正要开口问个价钱,突然发现对方用下巴指了指街对面白厨神的面馆。不明所以的何中医转身看去,就只见魏侦探和白厨神分别站在一张木桌两端,气喘吁吁。一把明晃晃的菜刀立在桌子中央。




“哎呀,要么说还是年轻人会玩。他俩搁这桌子边绕着跑了快半拉钟头了。”


“噗,谁说不是呢。年轻真好啊。”


“……何老板,一句话的事情。您要是不想让他们继续查下去,那自然会有办法。这俩狗头侦探好办,就是姓甄的那家伙……”大果王将视线从面馆那收回来,边说边剥了瓣橘子送进嘴里,“这到下午了,山竹都不新鲜了。您要想吃,我明儿一早给您送点过去。”


“那倒不用。”


何中医看着街边陆续亮起的店铺招牌,冲大果王笑着抖了抖衣袖,就施施然地离开了。留下捏着橘子皮的大果王眉头紧锁,也不知道对方那句“不用”是回答的自己刚刚说的哪个问题。




“小…小白……你……你先……先听……听我把……把话说完……”


“谁……谁是你…小白……你跟我……我这套……套什么近乎呢!”




两个人绕着这张桌子跑了半天,气都喘不匀了,可谁也没让对方占上风。白厨神拿起桌上的菜刀,指着魏侦探的鼻尖就放狠话:“你今天要是不把话给我说清楚了,明天我店里的牛肉面就换人肉面!”魏侦探一边调整呼吸,一边举起手来做了个投降的动作:“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担心你。”


“你谁啊?我在这条街上开了几年的店了,需要你来担心?”


“你跟何中医没什么关系吧。”


“有没有关系跟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


“有什么关系?”




两个人打哑谜似的说了半天绕口令,魏侦探看着白厨神默默叹了口气,认命般地说道:“我跟着撒老师好几年了,这里面的事不说门儿清,起码也算是知道个大概。你功夫再好,武艺再高,子弹可没长眼睛。”说完,魏侦探就摇了摇头转身向店门外走去,“你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后街那三只猫谁来喂呢。”




魏侦探的眼珠跟着面前的撒侦探来回转,他已经喝了一杯美式一杯冷萃,再这样下去就只能靠悬梁刺股来提神了。他盯着面色凝重的撒侦探,犹豫半天还是开了口:“撒老师……就现在这些证据还是不够啊。依我看,不如让他们自我解决算了,反正都是些内部纠纷。”




撒侦探“啪”的一声把手里的调查报告甩到桌上,吓了魏侦探一跳。“你个臭小子,胡说什么呢!我跟了那个姓甄的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有点眉目了,怎么可能罢休。你要退出是你的事,这案子我一个人也能查!”


“这不是退不退出的问题,是我们现在手头的证据完全不足以让他认罪啊!”


“要不你就再扮一次女装?上次搞到的都是很有价值的线索,我看行!”


“……”




姜还是老的辣,直击要害一语中的。撒侦探看着瞬间没了底气的魏侦探,心情不错地又拿起了桌上的卷宗,但还没看两行,就听到魏侦探哼哼冷笑着说道:“你其实跟何中医早就认识了吧?”


“……”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魏侦探跟着当地警方来到唐人街上的大剧院前,就听到了第一声爆炸。魏侦探拔出随身的配枪就往里面冲,他挥散面前因为火势而渐起的浓烟,在心里默默骂娘:靠啊,你们这些习武之人,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还不够用的吗?怎么还有这么多枪支弹药呢?




奋力拨开混乱如飞蛾的人群,魏侦探刚刚跑上剧院二楼,一个被揍得鼻青脸肿口吐鲜血的可怜炮灰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他抬头就看到白厨神像棵青松一样站在宴会厅中央,地上倒了一堆正在痛苦呻吟的虾兵蟹将。




那场面,握着枪的魏侦探表示不敢动不敢动。


拜倒在你飘呀飘呀的围裙下,让我穷一生,作侍臣。




白厨神一回头就看到了仿佛石化在门边的魏侦探,他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怎么在这?”终于回过神的魏侦探冲过去拉着白厨神的手就往外走,边走边念叨:“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怎么在这?你看看,多危险啊。”


“……咱俩谁的处境更危险,还不一定吧。而且我是来找何中医的,这里面的小事儿就不劳您警方动手了。”




话音刚落,两人就听到了一阵枪响。白厨神还没反应过来,就猛地被魏侦探拦腰抱住扑倒在地,倒下去的时候对方还不忘用手臂垫在了他的后脑。他的背部磕上坚硬的大理石地板,放在对方腰间的手就感到了一阵湿濡。




大果王把不怎么精心准备的果篮推到了如临大敌的白厨神面前,语重心长地说:“小白啊,要吸取教训。看到没,这就是人不轻狂枉少年,人太轻狂躺半年。我看魏侦探这躺不了半年,估计也要在医院呆上十天半个月的。你作为我们唐人街的代表,应该去看望一下。”


“凭什么是我???”


“哎呀你也别难为小白了。我刚刚遇见撒侦探,他说这边的医疗条件还是不太好,他们明天应该就转院了,所以不去也没什么关系。”陈街花说完就剥了颗荔枝送进嘴里。




啊呀,好像有点酸。




“嗐,明儿就走啊。那你早说啊,我还跟这费劲找了这么些快过期的水果。”大果王边说边去够桌上的果篮,但手刚碰上篮子边缘,就被白厨神按住了。


“……我去。”


白厨神看着笑得不怀好意的大果王和陈街花,把果篮拉到自己跟前,移开视线说到:“能不能换点拿得出手的水果啊。”




魏侦探其实没想到白厨神会来看他。白厨神把带来的新鲜水果都给了撒侦探,他看着魏侦探捂着嘴巴眼含热泪的样子,抖落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白QAQ……”


“谁是你小白,别跟我这儿套近乎啊。我是代表唐人街的广大群众来的。”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记得什么?”




白厨神站在病床边,看着嘴角扬起一个笑的魏侦探,一阵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下一秒,原本靠坐在枕头上的魏侦探伸手抓住他的胳膊,一把将他拽倒在了病床上。突然失去重心的白厨神在摔倒在对方身上的时候,还良心发现地用手撑在了床上,避开了对方腰间的伤口。


“你什么毛……”




唇舌吻上来,声息都喑哑。


昏暗后街里让人脸红心跳的记忆重新鲜活起来。脑内嘭嘭放烟花,日升月落人潮汹涌,所有狼狈都消散,燃起的焰火融化在唐人街五彩斑斓的霓虹光影里。




“这你都记不住,那看来我以后只能多亲几次了。”


白厨神的脸红得像他店里那只得了帕金森的龙虾,他看向笑出一个甜腻腻的梨涡的魏侦探。




他离得如此近才得以看清,那个人眉峰藏暗火,眼底有琥珀。








END






彩蛋:




魏侦探憋着一口气,看向坐在自己面前的三个人。




陈街花涂着指甲:“你就这么把我们唐人街的门面担当带走了,那以后的经济损失怎么算。”


大果王啃着西瓜:“对啊,一个果篮换一个厨神。我们也太亏了。”


何中医吹着热茶,不说话。




堂堂国际刑/警,面对“娘家人”也不能怂。


“撒侦探换白厨神,换不换?”


“成交。”




这操作也太骚了。


陈街花涂花了指甲,大果王吓掉了西瓜,只有何中医淡定地喝了口温热的茶。




“信我,你们绝对不亏的,我们撒老师可会做沙拉了。以后面馆就改沙拉店了,说不定还能创收呢。”




数月后,香港靓仔王游客在唐人街的沙拉店里点了一大份招牌沙拉。因为店老板跟他说,他们店里的沙拉,吃完就能长肌肉。






真 ·END




*湖南口音这个梗是大老师在节目里形容撒老师的泰语发音。白厨神那一身真的好显身材哦。


*其实,女装攻想想还是挺刺激的(小声





评论

热度(493)